《渴夏》作者:金丙 悬疑言情小说,大叔x少女

2019年4月10日08:53:39 发表评论 510
摘要

五年前的邮轮事故,一段真相被掩埋。五年后,与此事有关的众人,被迫齐聚赤道线上的那片海域。

第一章

他们已经走了十五分钟,距离中介说的“穿过马路对面就是”估计还有几条马路的距离。
老寒抹了下脖子上的汗,问左手边的人:“你不热?”
对方指了指路边的叶子。
老寒看了眼说:“哟,叶子都成自然卷了。”
右边的中介听了,讪讪地解释:“就是前面了,房主夫妻是开饭店的,那房子就在饭店楼上,坐北朝南,三室一厅,拎包入住,正合你们的要求。”

中介新入行,记错了位置,以为几步路就能到,所以才让他们先停好车。平常多走点路也就算了,今年高温天来得早,现在又是下午一点最热的时候,烈日下走十几分钟确实够呛。
舍先生看着脾气还行,他那位朋友长得高高大大,全程不说一句话,让人心里没底。
“听你们说还没吃午饭,不然待会儿到了饭店,我请你们吃饭。”中介客气地说。
老寒确实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,他转头问左手边:“要不先吃饭?”
对方点了下头。
老寒回中介:“那就先吃饭,我们请。”

过马路的时候三人被人流错开了,中介终于找到机会悄声问:“林先生他能听但是不能那个是吗?”边说边指自己的喉咙。
老寒扭头扫了眼林道行,一本正经地顺着中介说:“对,他就是哑巴,听力没问题。”
中介眼露同情。

林道行走在后面,两人的小动作他看得一清二楚。
六月初,气候反常,高温像突如其来的一拳重击,打得人措手不及,空气已经被太阳烤得扭曲。
他昨晚没睡好,今天精神不佳,整个人的状态就像路边自然卷的叶子,这会也懒得跟老寒计较。
走过斑马线,中介指着临街一家饭店:“就是那家!”
总算到了!

饭店门面很小,中介掀开隔热的塑料玻璃门帘让两人先进,老寒说了声:“没开空调?”
林道行跟进去,一眼就看到靠门的空调柜机前蹲着一个扎马尾、穿校服的女生,旁边地上散落着被拆下来的空调壳子和螺丝起子,女生手里还拿着个薄薄的白色本子,像是说明书。
听见动静,对方边转身边起来,胳膊肘猛地撞到他腹部,人没站好,眼看往边上歪倒,林道行一把抓住她手肘,将人扶稳,距离太近,对方的脸完完整整闯进他眼中,他眼皮一跳。

“佳宝?”
厨房门口的中年男人叫了声。
冯佳宝忘记自己蹲了半个小时,起太猛供血不足,站稳后视线逐渐清晰,她连声说“抱歉抱歉”,看清对方的模样后她尾音顿了下。
林道行松开手,往里面走了两步。

“没事吧,别蹲着了,去洗把脸歇歇。”中年男人走了过来。
“哦。”冯佳宝将空调壳子往墙角踢了踢,又把细小的零部件都收拢起来,然后才走进厨房。
中介朝中年男人叫了声“喻老板”,接着为双方做介绍:“这位是这里的老板,姓喻。这两位想看看你们家出租的房子,这位姓舍,这位姓林。”
厨房菜还没炒完,他老婆去买东西了,喻老板走不开。
老寒说:“没事,正好先吃饭。”
喻老板笑容憨厚:“你们看看吃什么,看好了叫我。”
他话音刚落,冯佳宝已经端着托盘走出厨房,她把吊扇风力调大,走到餐桌边,给三人倒着冰水说:“不好意思,店里空调坏了,三位先喝水。”
中介和老寒都道了谢,只有一个人没开口。

冯佳宝又端来一盘花生,“这是老板送的,几位要不要来点啤酒?”
老寒一听,馋虫被勾了上来,他问林道行:“你喝不喝?”
林道行掏出车钥匙摆桌上。
老寒:“待会儿你开车不就行了。”
林道行把钥匙推给他,你开。
老寒:“你也太欺负人了,自己不能喝酒还不让我喝,我不喝人中介也要来点啊。”
中介听他们说到自己,忙客气地说:“我不喝我不喝,我还上着班呢。”
林道行索性举起菜单页,看向冯佳宝,指着上面的字。

字体小,他不开口,冯佳宝只能凑近看。菜单页前的手指修长,指甲修剪齐整,如果忽略些微的粗糙感,这手很像弹钢琴的手。
她不耐热,额角的汗快要滴下来了,她抬手背擦了一下,对方朝她看了眼,眼神说不上什么意味,很快就收了回去。
冯佳宝把手背往校裤上擦了擦,记下他点的四道菜。
林道行点完了,把菜单页在另两人跟前晃了下,老寒说:“够了,不够再加。”
林道行扭头朝冯佳宝递菜单,冯佳宝心领神会的收回。
老寒顺嘴解释了一句:“别介意,他不会说话。”
冯佳宝礼貌地笑了笑,问:“那啤酒还要吗?”
老寒妥协:“不要了。”
冯佳宝回到厨房。

店里除了他们,只有另外两桌客人,一个看似快吃完了,另一个也穿校服的女孩在摆弄桌上的手机支架。店里放着歌,曲调若隐若现,头顶的吊扇高速转动着。
老寒磕着赠品花生米说:“这小孩挺能干,老板的女儿?”
中介摇头:“不是,就是在这里打工的。”
“哦,礼拜天,勤工俭学。”周末还穿校服,老寒了然,“那不容易,还是个高中生。”
中介认同:“我上次来这里吃饭,就看到她一直忙进忙出。”
老寒心说你来过这儿还带错路!但他不爱为难人,“长得漂亮,不怕吃苦,念个好大学出来,未来也不会差。”他一副过来人的口吻。
中介说:“不知道高几了,打工多少会耽误学习吧。”
老寒:“我猜高一。”
中介:“为什么?”
“高一学习压力没那么大,最多高二,高三不可能。”
“指不定高三呢。”
老寒摆摆手,成竹在胸:“没几天就是高考,再勤工俭学也不能现在还出来端盘子啊。”
“啊!”中介觉得有道理。

林道行本来没想参与话题,听到这里没忍住,他伸手比了个三。
老寒一愣:“什么意思?”
林道行做口型,高三。
老寒扔了手里的花生米,道:“怎么就高三了,说说,你怎么猜的?”
林道行不搭理了。
“哦,我忘了,你不能说。诶,要不打个赌?”他们跑湖南四川这几年“相依为命”,平常赌惯了。
林道行没反对,赌什么?
老寒说:“就赌——谁赢谁住主卧!”
一旁的中介一口水呛到喉咙。
林道行不屑地勾了下嘴角,拿出手机打字:“她高三,高复生。”
老寒一看不对,“你认识?”
林道行摇头。
“那怎么连高复生都说出来了?”老寒狐疑。
林道行打字:“你就说还赌不赌。”
老寒不信邪,拍了下桌子:“赌!”

老寒准备直接问那女生,但他们这桌上菜后又来了几个客人,对方立刻去招呼了,这一等就一直没找到机会。
等他们填饱肚子,老板娘还没回来,老板依旧抽不开身。喻老板只好叫来冯佳宝:“佳宝,你带他们走一趟吧。”
冯佳宝“哦”了声,又被老板拉着小声叮嘱:“大门不要关,三个大男人……”
冯佳宝笑了下,乖巧道:“好。”

冯佳宝走在前面,进小区大门后拐个弯就是单元楼,“房子就在二楼,你们要坐电梯吗?”她问。
“不用。”老寒道。
冯佳宝走楼梯的速度很快,轻巧的一蹦一跳似的,马尾辫跟着甩动,朝气蓬勃。
“虽然楼下就是饭店,但饭店油烟都是往下走的,绝对不会影响到日常生活。”冯佳宝向他们介绍。
转眼就到,她打开大门。

老房子门做得不高,中介个子小,另外两个男人身高超过一米八,进门的时候都下意识的低了低脖子。
房子三室一厅,前几年重新装修过,窗明几净,环境很好。
客厅里堆着一些行李,冯佳宝说:“家具家电全都不搬,你们进来就能住。”

房子状况好,他们对住处要求不算高,两人商量几句就定下了,价格也不还,极为爽快。
冯佳宝多问一句:“你们几个人住?”
“三个,还有个小孩。”老寒说着,拍拍行李堆边上的吉他,“老板家里还有人弹吉他?”
“哦,这是我姐的。”
“你姐?喻老板是你爸?”老寒诧异。
林道行正在看摊在茶几上的旅游册子,闻言看向冯佳宝。
冯佳宝察觉到茶几附近的视线,她目光坚定不移地回视老寒,说:“不是,他是我舅舅。”

原来不是勤工俭学……
老寒刚想到还有个问题,又听到冯佳宝问:“对了,方便说你们的工作吗?”
“哦,我们是拍片的。”
“拍片?”
“我是摄像师。”老寒做了自我介绍,没提林道行。
冯佳宝没有刨根问底,租房子了解住户职业和身份证信息也就够了。

她去一旁打电话问舅舅,老寒走到林道行边上,问:“看什么呢,刚就看你一直拿着这个。”
林道行递了递旅游册子。
老寒仔细一看:“拉加厄斯帕群岛……这么巧,这家人也要去这里?”
谁知道。林道行放下册子。

喻老板在电话里同意了,几人回到店里签合同。他有老花,看不清字,把合同交给冯佳宝。
冯佳宝低着头一字一句细看。她皮肤白,几根碎发粘在嘴角,衬得嘴唇格外红,鹅蛋脸巴掌大,侧面轮廓鲜明,天鹅颈修长。
职业使然,林道行认为这是一张十分上镜的脸,清纯漂亮,毫无攻击性,亲和力强。
他想到刚才下楼梯时,对方轻快的、类似一蹦一跳的脚步,眨眼就到了底楼,也许意识到速度太快,她还回头笑了下,颊侧两个酒窝,俨然小孩样。
现在她低头看合同,表情严肃认真,他突然觉得挺有趣。

“……你笑什么?”老寒突然发问。
林道行撑了下眼皮,没笑。

桌面的合同边上是两人的身份证,冯佳宝一心二用,眼尾瞟了好几次。
舍寒,三十岁,身份证上的照片应该新拍不久,和本人一致,五官偏硬朗,眼尾到额角有一条疤痕。
林道行,二十九岁,身份证的照片浓眉高鼻,极其英俊,还带几分青涩,皮肤白皙。
冯佳宝偷瞟了眼坐在斜前方的人。
五官没变,多了几分棱角分明的感觉,肤色黑了不少,像是经历了许多的风吹日晒。
对面视线突然一扫,冯佳宝被抓了个正着,她若无其事道:“看完了,没问题。”

“那可以签字了。”中介迫不及待。

离开时已经两点钟,烈日依旧气势汹汹,十五分钟后坐进车里,老寒立刻打开冷气,风一吹,总算活过来了。
“那我们周五搬?”
林道行点头,系上安全带。
“诶——”
林道行侧目。
“忘记问那小孩高几了。”
林道行比了个三。
“你真不认识她?”
不认识,林道行懒得理他。
“今天二号……周五高考!”
林道行比了个“ok”,周五验证。

weinxin
芭莳圈
关注公众号,更便捷获取小说推荐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